老家巩义 山野捡蝉蜕

  蝉,在各种大小的树上,灌木丛中,尽情的歌唱,欢唱群山的翠绿,欢唱夏天的热情,欢唱人世间,和平欢乐的盛景。

  蝉,别名知了、蛭燎等。幼蝉,在夏季入伏后,于傍晚时分破土而出,爬在附近低矮的杂草或灌木上蜕皮,成虫知了,则飞到高大的树上,放声歌唱。退下的旧衣,就留下来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蝉蜕。

  蝉蜕,可入药,疏风清热,平肝解痉,主治小儿高热惊厥等症。蝉蜕,去年我们这里的农村,收购价,大约在120元左右一斤。捡蝉蜕,不需要什么体力和技术,只需带个小袋子,在天亮后,早点到山野田间的杂草树枝中,认真捡拾即可。

  这也是盛夏,我们这一带农民,一项季节性收入。去年我村曾有一对七十岁左右的老夫妻,靠捡蝉蜕,就收入了一万元左右。

  我从未去山野中,捡过蝉蜕,对捡蝉蜕,感觉到新奇,准备切实去感受一下捡蝉蜕的活动。

  可能是去的太晚了点,也可能是四百多度老花眼的原因,找了半天,根本木什么东东。

  这地里的蝉蜕,虽然比不了我的脸干净,但绝对比我的口袋干净。咱的口袋里,时常会揣着,领导(老伴)隔三差五,发给咱的叁核桃俩枣的零用钱,这蝉蜕,倒是被捡的个干净。

  有收获就有付出,因为,我是穿了件沙滩短裤去的,两条腿,被枯树枝和杂草,刮的火辣辣的痛。

  收兵,加上上次在院子里捡的十来只蝉蜕,离一斤蝉蜕(大约五六百只蝉蜕一斤)的目标己近了一步。

  青山绿地,树阴伞盖,庄稼苗随风飘逸,野酸枣树荆棘丛生,各色野果油绿青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