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巨头盯上“社区经济” 电商卖菜为何变成

  “你买的菜到了”,生鲜电商领域如今又现“新”风口。日前,美团买菜、盒马菜市相继开业,叮咚买菜和朴朴超市则于近几月相继获得新融资……它们的共同特征是:通过前置仓,瞄准社区,在30分钟内为1公里或1.5公里内于线上点单的巨头们纷纷跟进。这一很“重”的模式,能在盈利困难的生鲜电商赛道坚持到最后吗?

  近日,消费者在苏宁小店APP选购了带鱼和梨并下单,约30分钟后就从配送员手中接到货品。配送员邓先生表示,这家苏宁小店平日线上订单基本来自所在社区内和临近社区的消费者。

  诞生于2018年年初的苏宁小店主要受众为社区居民,主营产品包括生鲜、食品饮料及日用品等,采用实体店+APP双店模式,还拟在店面附近布局建前置仓。

  除了苏宁,盒马菜市在上海一些社区开设两家盒马菜市,模式与盒马鲜生类似,但更聚焦于社区。据盒马CEO侯毅透露,盒马还将推出盒马小站,相当于前置仓,为盒马无法渗透的区域提供外送服务。可见,盒马的两大新业态与苏宁小店有相似之处。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在上海运营两个月的美团买菜进入北京,其在已上线该业务的社区里设立前置仓,只做线上生意。

  主打前置仓的生鲜电商,被多家互联网巨头看好。正在形成2019年年初至今为数不多受到广泛关注的电商新风口。

  其实,这并非完全新的风口。2013年,在中国O2O进入高速发展期后,就出现了一些主打生鲜极速配送服务的生活服务乃至生鲜电商平台。

  2014年,每日优鲜成立,并布局前置仓,建立起“城市分选中心+社区前置仓”的二级分布式仓储体系。同年,广州曾诞生一家要做一个1小时送货到小区住户家里的电商平台——“小区快点”,模式也是自采商品、自建仓储、自有配送,但它只存活到2016年。

  时隔数年,2018年下半年,通过前置仓实现极速配送的生鲜电商模式翻红了。同是2014年上线年决定聚焦“买菜”,并更名为叮咚买菜。在7个月间,其完成了惊人的5轮融资。朴朴超市则于今年3月获得B1轮融资。盒马CEO侯毅坦言“叮咚买菜让盒马鲜生感到了压力”,有传言称永辉超市欲收购朴朴超市但未果。连新零售生鲜电商们都为之侧目,也难怪这个旧风口这么吸引眼球。

  但是,既然有盒马和超级物种等为3公里内用户提供自采商品配送的新零售生鲜电商门店,再加上京东到家、美团闪购等为3公里内消费者提供所在地附近超市、菜市场等商品配送服务,为什么通过前置仓卖菜这件事情,电商还要争先恐后布局?

  不久之前,侯毅就直言非常看好这种模式。认为这种可定义为“菜场+APP”的模式,对最后1公里的供应,基本上可在20分钟内结束。叮咚买菜和朴朴超市分别面向1公里及1.5公里内的用户,这比每日优鲜和盒马鲜生的3公里配送区域都要小。侯毅表示,从3公里配送变成1公里,物流成本能省两元。

  而用户则能在更短时间收到商品。市民张先生表示:“盒马鲜生价格相对贵,而到家没有这么快,如果说半小时内就能收到精选平价菜,我还是比较期待的。”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从目前的生鲜市场来看,本地菜市场存在时效性问题,超市覆盖不够密集,加上一二线城市生活节奏加快,上班族买菜难问题突出,所以买菜领域具有较大的用户需求。

  事实上,叮咚买菜和朴朴超市已获得一定的成功。叮咚买菜在上海已有186个前置仓,覆盖崇明以外的上海全部区县,日单量在15万单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生鲜电商的变化不只前置仓电商,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在提到“生鲜电商正在迎来春天”的时候,除了提及前置仓电商,还提到两股势力:社区便利店和社区拼团。这是当前生鲜电商领域最热闹的三个细分领域,而它们瞄准的用户都是小区居民。

  其中,社区拼团领域同样聚集了众多玩家。除了开实体店和建前置仓,苏宁小店年初还开始内测社区拼团项目——苏小团。此外,考拉的考拉精选、美团的松鼠拼拼、每日优鲜的每日一淘、虫妈邻里团、邻邻壹等,也在发力社区拼团。

  曹磊认为,随着巨头们以不同形式进军社区菜市,竞争不断升级也将推动行业格局洗牌,未来生鲜市场的线上渗透率或将会逐步提升,这意味着,生鲜电商之战仍是“持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