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血糖的解决之道——台湾糖尿病卫教年会学习

  周末赴台湾参加糖尿病卫教年会,聆听了台湾本土专家和特邀国际专家的演讲,收获颇丰。皇家爱尔弗雷德王子医院的玛格丽特·麦吉尔教授演讲的“Therapeutic and Non-Therapeutic Approaches to Hyperglycaemia”,对于糖尿病教育工作者和患者都非常有启发意义,分享给大家。

  麦吉尔教授说,当我们看到患者出现高血糖、糖化血红蛋白高达10.5%的时候,内心常常会惊呼“Oh No! 我该怎么办?”,并且不由自主地想去调整药物。

  但实际上,患者可能需要调整药物,也可能不需要,我们需要梳理影响血糖的几方面因素。使用“A.I.M.S”模式进行思考,会帮我们和患者找到高血糖的原因。

  过度治疗会让患者多吃,比如某些药物会让患者容易感觉饥饿因而多吃,有些药物让患者比较容易产生低血糖因而多吃。

  每个人每餐吃的碳水化合物都不应该超过自己的拳头大小,身材高大的人拳头大一些,身材矮小的人拳头也小一些。

  解决方案是让患者开始动起来,可以从几分钟开始,循序渐进增加到每周150分钟。

  我们以为患者在认线%的患者不按照医嘱吃药。有些患者把药物丢到垃圾袋里,有些患者在外出就餐或者游玩时选择不吃药。

  可以装进一周七天并且按照三餐和夜晚区分的药盒可以帮助患者,闹钟或者手机app设置吃药提醒也会有用。

  患者总是有很多理由不来就诊,比如工作太忙,比如血糖控制不佳感觉不好意思。

  在改善患者的依从性方面,医务人员需要修炼良好的沟通技巧,切忌太过主观,也不要用批判的态度对待患者。

  如果患者认为与我们的交流对自己有帮助,他们就会回来,如果没有帮助,他们为什么要回来呢?

  明显的感染常常非常显眼,但轻微的感染常常很难发现。血糖升高时,我们要查看是否存在牙周病、泌尿系感染等。

  患者的生活发生变化?一位患者每3周在农场工作,每3周在镇上居住治疗,在工作的时候血糖较好,在镇上的时候血糖升高,最终达到糖化11%。

  患者的糖尿病诊断是否需要修正?比如他本来是LADA(成人迟发性自身免疫性糖尿病)。这种疾病在一段时间的口服药控制之后,血糖会快速恶化而最终进展为需要胰岛素治疗。

  麦吉尔教授介绍了一位发生脂肪增生的患者,在改变注射部位后,胰岛素剂量减少了10%,糖化血红蛋白从之前的10.1%降低到6.4%。

  用A.I.M.S思考模式,能够帮你厘清高血糖原因,想出解决方案。你学会了吗?

  一位72岁的老年患者,罹患糖尿病21年,既往糖化血红蛋白都小于7%,最近几次化验都达到了9%。你要如何帮助他把高血糖解决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