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家庭教育之道 不能强迫苹果树开出樱桃花

  2015年10月22日,教育部印发《教育部关于加强家庭教育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了家庭教育政府主导的原则和“政府主导、部门协作、家长参与、学校组织、社会支持”的工作格局。2015年10月31日,由中国教育学会主办,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承办的2015家庭教育国际论坛在广东中山举办,中外教育专家围绕“教育始于家庭”的主题,研讨家庭、家教、家风建设,达成了家庭教育才是真正的人生“起跑线年家庭教育国际论坛提出了后喻文化时代家庭教育面临的新课题:父母向孩子学习、与孩子一起成长。论坛以丰富的视角、详实的调查数据和最新的研究成果,再次引发全社会对家庭教育的广泛关注和深度思考。

  芬兰,缺乏自然资源、仅有530万人口、强邻环伺的北欧小国,是全世界学生课时最少、课后复习时间最短、假期最长的国家。在全球57个国家、40万左右15岁中学生参与的PISA(国际学生评量计划)测试中,芬兰中学生连续三次被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评价为整体表现全球第一。芬兰的高等教育几乎被每一届世界经济论坛评为最佳教育。

  “人不需要被教育,但需要被提醒。”米卡蒂若伦认为家长和孩子的互动过程非常重要,教育往往更多是一种支持。孩子如果获得足够的信任、足够的尊重,就更愿意说出他的想法,会跟大家共同学习、锻炼、玩游戏,共同达到目标。如果家长非常权威,孩子可能会很害羞,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孩子不需要灌输性、轰炸式、恐吓式的教育,提醒式的教育是最好的。

  众所周知,芬兰的学生基本上是不怎么做家庭作业的。米卡蒂若伦说芬兰的教育非常注重教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不再局限于教师在教室内授课、不断让孩子记笔记,不再是教师单方面地给予,而需要学生的反馈,鼓励学生参与和互动。“给孩子们更多的时间是为了让他们更多地去思考,让孩子更具主动性。家长和教师更多要承担帮助的角色,帮助孩子们找到正确的学习方法,帮助他们提高解决问题的能力。”

  “我的父母从来不会问我作业做了吗作业做完了吗,如果爸爸妈妈这样问我,我会觉得有点受伤害。”米卡蒂若伦回忆自己童年时说:“我不希望别人来干涉我的事务,我有动学习。”他认为父母之所以从不过问他的作业,“因为他们信任我,希望我有主动性。”米卡蒂若伦现在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父母必须信任孩子,激发他们的主动性。我相信他一定会做作业,如果没有做就会在学校付出代价,他自然会思考自己承担的义务。”

  米卡蒂若伦一再强调家长要关注孩子的主动性,重视游戏的价值。“学习不应该是一个枯燥的过程,而应该是充满乐趣的过程,越是早期教育越是要注意乐趣。孩子就是从玩中学,在学习中体验到乐趣的。”米卡蒂若伦说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都是从小就对学习充满了兴趣。他举例说,一个化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奖,他说自己的工作95%的时间是在犯错误,犯了错误才知道接下来应该改变方法。“可见从错误中学习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作为驻华大使馆教育与教学事务参赞,米卡蒂若伦的工作非常繁忙,但每天都会给孩子讲睡前故事,看着孩子甜美地入睡,希望用这种方式让孩子知道家庭是充满爱的。这个高大的北欧男人说,睡前故事是最温馨的一刻,也是让孩子了解什么是道德、什么是正义,养成孩子最早的智慧及个性的宝贵时光。“有丰富的亲子互动,家长才能了解每个孩子不同的学习潜力和不同的天性。不能强迫一棵苹果树开出樱桃花,父母必须尊重孩子的天性。”

  米卡蒂若伦娓娓道来的家庭教育观念,勾勒出芬兰教育行之自然、不急不徐、不争不抢的基本理念。最后,针对很多中国孩子因为作业太多而睡眠不足的情况,米卡蒂若伦说应该让孩子多睡一两个小时,长身体比做家庭作业更重要。“我希望孩子跟父母在一起时是开心的,希望他们的身体棒棒的,希望家长不要过多责骂而是更多赞美孩子,跟他们共同成长。”(本报记者 杨咏梅)